大发直播-欢迎您

                                                                来源:大发直播-欢迎您
                                                                发稿时间:2020-06-01 16:04:31

                                                                对此,红星新闻记者采访了在美国当翼装教练的Will(绰号)。上周末,两个多月没有跳伞的他又重新开始翱翔天空了,“我虽然不是安安的教练,但我们的圈子很小,得知她出了事我感到非常惋惜,我们失去了一个志同道合的伞军朋友。现在每次飞行之前我也在提醒自己,要做更仔细的检查和准备。”

                                                                许多专家还对美国一些“神药”和疫苗研制成果表示质疑。日前,美国疫苗企业Moderna声称其研发的新冠病毒疫苗在临床试验中取得了“积极成果”,所有志愿者都出现了抗体。这一消息立即带动美国股市大涨。但美国专业医学资讯网站STAT19日引述多名学者的话质疑,该公司所谓的“好消息”根本没有详细数据支持,人们不知道疫苗临床试验志愿者体内的抗体水平到底如何,公众和学界也无从判断疫苗是否有效。消息传出后,美国股市19日大跌。哈佛大学医学院教授哈兹尔廷在《华盛顿邮报》撰文称,Moderna公司的行为,就好比一个上市公司没有拿出任何营收数据就宣称公司经营状况良好,这种行为应该是被严格禁止的。文章还称,曾被称为“人民希望”的神药瑞德西韦在传出“非常有效”的消息后已经过去20多天了,但支撑这一说法的数据同样没有被公布出来。

                                                                “我们在地上活了这么多年,很多人都会有飞翔的梦想,而我觉得翼装飞行实现了我的梦想。”Will继续说道,“每次跳出机舱的那一刻起,我就忘记了一切烦恼,完全享受在翼装飞行的过程中。”

                                                                痴迷?疯狂?Will不知道用哪个词形容自己对翼装飞行的喜爱更为合适,“我是发自内心去喜爱这项运动,也想去从事跟这项运动有关的职业,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可以不断挑战自己的运动,它也给了我继续学习和尝试新鲜事物的勇气。”

                                                                而很多翼装玩家,也并非网上所说的“富有后浪”,而是非常节约的。Will介绍道,自从玩跳伞后,自己几乎再也没买过超10美金的衣服鞋子,“读书的时候,跳伞的费用都是从生活费里一点点节约出来的,我会衡量哪些生活开支是不必要的,然后砍去它。现在主要就是靠教跳伞和翼装的时候赚点钱,然后赚取的学费我又拿去自己玩翼装。”

                                                                “至于跳出预计场地也是时常发生的事情,因为高空跳伞大部分会在空旷的地方,所以只要开伞了,出事的概率很低。”Will继续说道,自己从来没有发生过撞击,但是经历过,“有一次多人翼装飞行的时候曾发生过撞击,当时那个人还被撞晕了,但他的备伞有自动开伞装置,到达规定高度就自己开伞了,虽然撞击也受了伤,但还是捡回了一条命。”

                                                                Will给记者算了一笔帐:考跳伞证的费用在3000美金左右,每次跳伞的价格在25到30美金之间,要达到学习翼装要求的200次跳伞经验,需要不到6000美金。除此之外还有装备的费用,一套全新的高空跳伞装备在8000美金左右,但一般4000美金都可以买到很不错的二手装备了。翼装的装备1500美金左右,每一天训练的价格在350美金,一般的学员经过一天或者两天的学习就可以独立飞行了。

                                                                “我从小就很顽皮,喜欢做危险的事情。”Will在2013年就开始接触跳伞了,那时候正在美国念书的他,心血来潮去玩了一次双人伞,那次之后他就一直念念不忘,在上网查询了跳伞的相关知识后,就立刻报名学习了跳伞,后来在达到200次的要求后,他开始了翼装飞行。

                                                                大学毕业之后,Will选择先留在美国继续玩翼装,最多的时候他一天甚至会连着飞行12次。后来经验越来越丰富的他,慢慢当上了跳伞和翼装的教练,“我是真心喜欢这项运动,结婚后我还教老婆一起跳伞,现在我们经常会一起玩翼装。”

                                                                近日,在天门山所发生的女大学生翼装飞行坠亡事件,让外界对翼装飞行这项小众而又“极度危险”的运动充满了猜测与疑问:这项运动是否是在拿生命开玩笑?玩翼装要花费上百万人民币?这项运动是否有存在的意义?